<dd id="olues"></dd>
        1. <output id="olues"></output>
        2. Saturday, Aug 27th

          You are here: 《長策》 《長策》總第十期:看雍正如何“啃硬骨頭”

          《長策》總第十期:看雍正如何“啃硬骨頭”

          E-mail 打印 PDF

          雍正在養心殿自書雞湯勵志,“惟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由此可見,雍正“一人治天下”的高度集權思想已經形成

          ?

          本文原定為《長策》2014年4月總第十期《班子》欄目的文章,本期因故“休刊”。《長策》正在籌備恢復中,歡迎合作, 該E-mail地址已受到防止垃圾郵件機器人的保護,您必須啟用瀏覽器的Java Script才能看到。

          ?

          看雍正如何“啃硬骨頭”

          陳事美

          ?

          我的前任是極品,必遭人吐槽,現代人如此,古代人亦然,即使皇帝也難脫俗。雍正皇帝即位后,前任極品老爹康熙留下的爛攤子并非和諧盛世,而是一個國庫空虛、機構臃腫、腐敗成風,流弊叢生的國家。話說康熙也是難得的有為之君,開疆拓土、平定叛亂,為大清帝國的昌盛奠定了雄厚的基礎,屬于典型的開拓之君。然而,康熙晚期,老人政治問題突出,各種積弊重現,社會矛盾尖銳。基本來說,康熙一朝進步是進步了,但也是按表走的,轉了一圈幾乎又重回原點。作為守成之君,雍正改革的難度更加復雜,面對如此棘手的問題,雍正每日上朝的心情比上墳還沉重。

          盡管矛盾多多,但雍正也有自己的獨特優勢,即位時,正好是人到中年的45歲,思想性格成熟,行事穩健。雍正在養心殿自書雞湯勵志,“惟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由此可見,雍正“一人治天下”的高度集權思想已經形成,接下來就是鐵腕改革,機構重組、財政改革、稅賦改革、民族治理等等,一場敢于“啃硬骨頭”的大仗正式拉開序幕。

          ?

          啃硬骨頭之“治腐懲貪”

          吏治的腐敗是最大的腐敗。雍正接手的大清家底只有800萬兩白銀,相當于現在的16億人民幣。國庫的空虛實乃被上下大小官員蛀蟲掏空,雍正不僅要向錢看、向厚賺,還要懲治“老虎蒼蠅”貪污犯。

          熟諳官場潛規則的雍正真正祭出了殺手锏。第一招便是派出中央巡視組,中央巡視組屬雍正直接領導。巡視組人員皆為省部級,深得雍正信任,為官清廉且改革意識強烈。巡視組每查處一官,就地免職,從巡視組中挑選一人接任。雍正還有更狠的,貪官必須連坐,防止贓款轉移,什么兒子外甥大侄子,一律不放過。

          雍正的另一招便是設立中央審計署,名曰“會考府”。獨立的中央審計署,專門審查各部院與地方的錢糧奏銷。以往部委吃拿卡要,地方行賄銷窟窿,但在中央審計署這里全部玩不轉。誰虧空的窟窿誰賠償,嚴重者抄家殺頭。戶部虧空250萬兩,歷任尚書、侍郎等全部被追討。即使是雍正的十二弟同樣不能免責,被逼得上大街變賣家產。人艱照樣拆!

          ?

          啃硬骨頭之“打擊皇二代”

          康熙子嗣興旺,共24子,不僅爭奪皇位激烈,眾多兄弟也是對新君威脅極大的利益集團。雍正面對這些“皇二代”集團沒有留情面,一來是出于爭奪皇位的報復,二來也是為了掃除障礙,以便順利推行新政。雍正給他們的警告則是:結黨譏訕朝政,是為不忠,干擾君主視聽,是為妨礙政策執行。

          當初深受康熙喜愛的幾個兄弟,都成了雍正嚴厲打擊的對象。一代平叛大統帥、皇十四子胤禵本與雍正是一母所生,但親弟弟照樣被發配到清東陵看守皇陵,實行幽禁。三年后被革去王爵,降格為固山貝子,沒過半年,再次革爵,進行更嚴厲的圈禁,被囚于景山,與坐大牢沒區別。

          再說皇九子胤禟,本是一個博學多才、有情有義的人才,但也遭到雍正的嚴厲打擊。革去黃帶子、除宗籍,發配西寧,后下獄被不斷以各種借口折磨,最終慘死獄中。皇二子允礽、皇三子允祉、皇八子允禩等無不被雍正削爵革職囚禁,最終都被整死,更有說被毒死。

          ?

          啃硬骨頭之“財稅改革”

          大清入關以后,高層權貴圈地嚴重,失地農民大量增加,長久沿襲的人丁稅難以征收,致使各地錢糧虧空嚴重。如此一來,極大威脅大清帝國的統治。

          雍正決定實行“攤丁入畝”,即人丁稅并入地畝,取消按人頭納稅,而是按實際地畝數納稅。“攤丁入畝”的原則是,照田納稅,多地多納,少地少繳。如此,地主就要多上稅,失地農民可以不上稅。可以說,這是縮小貧富差距的一個正確改革,將地主階級的利益分給失地農民,保證了民心的向穩。

          針對各地方名目繁多的攤派,雍正推行新政“火耗歸公”。地方在征收錢糧時,往往以損耗為名,擅自額外增加征收數額,無形中加大了百姓的負擔。“火耗歸公”實行后,將額外征收的各種損耗全部充公,成為法定稅款。除地方正常開支外,其余作為“養廉銀”用以提高各地公務員收入,算是高薪養廉。

          ?

          啃硬骨頭之“強化皇權”

          不得不承認,雍正是一個擅于頂層設計的君主。即位之初,便加緊實行皇權集中制,首先擴大了都察院的權力,加大對地方官員的監察力度。同時,向各地陸續派出巡查御史,此特派員名為處理地方政事,實同樣為監察地方官員。

          雍正對此還不滿足,雍正七年(1729年)成立軍機處,這純粹是雍正的私人訂制,以此輔助皇帝處理大小政務。但軍機處并不設立正式編制,所謂的軍機大臣全部為兼職,雍正對此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軍機處只有三五人,直接向雍正匯報,軍政大權獨攬,后來逐漸成為全國政令的策源地與行政中心。無形中,雍正的軍機處等于架空了內閣與六部,成為雍正貼身的秘書處。

          有了貼身的軍機處,雍正還是不放心,又創立密奏制度,即部委、地方省市領導均可通過密折直接上奏皇上。密折讓大小領導徹底沒有了顧忌,有話就說,有情就奏,不用擔心別人看到。密折開創了公開告密的先河,成為雍正強化皇權的重要象征。

          ?

          啃硬骨頭之“鏟除權臣”

          凡是對皇權產生威脅的,雍正都欲除之后快,尤其是功高蓋主的封疆大吏、身邊權臣。號稱“年大將軍”的年羹堯便是如此一人。年羹堯不到30歲即升任四川巡撫,后總攬西南、西北事務,平步青云,志得意滿。雍正即位初,與年羹堯似知己般親密,大小事同商量,二人就差抵足而眠了。年羹堯也因此而日漸驕橫。雍正二年(1724年),年羹堯回京,各地大員竟然跪地迎接。雍正當時就震驚了,心想年羹堯你這么頑皮,你家里人知道嗎?

          年羹堯的命運隨后急轉直下,由寵臣迅速成為罪臣,被立即抄家。年羹堯的馬屁文人汪景祺竟然吹噓年為“天下第一偉人”,更讓雍正震怒,列92大罪狀,直接賜死年羹堯。

          另一個著名的倒霉鬼則是吏部尚書隆科多,不僅在領導干部的遴選中擅作主張,還與年羹堯攜手,壟斷大清領導干部的選拔,這無疑是要架空雍正的節奏,雍正列隆科多41條罪狀,逮捕下獄。

          ?

          啃硬骨頭之“民族治理”

          一直以來,少數民族地區的治理都是老大難。少數地區實行土司自治,到雍正時,已經沿襲幾百年。土司對內治理殘暴、對外紛爭不斷,甚至與中央呈分庭抗禮之勢。

          雍正四年(1726年),雍正授意云貴總督鄂爾泰進行土司改革,名曰“改土入流”,即改革土司世襲制度,由流官接任管理,流官即可以定期更換的干部。“改土入流”沒有激進改革,而是逐步替換,順勢而為。諸如當地土司去世的,則改由流官接管。土司年紀較大,無法統治的,流官則赴任接替。所有改革地區,除享受內地基本政策外,同時還享受一定優惠,如稅收較內地少。對于敬酒不吃吃罰酒的土司,則武力干預。剿撫并用后,“改土入流”實施順利,邊疆叛亂的因素被徹底鏟除。

          ?

          后記

          雍正面對的利益集團可謂空前龐大,他的新政分別動了地主、少數民族領導、地方官僚、權臣重臣、皇室權貴的各種奶酪,推行新政的阻力可想而知。然而這就是雍正,革弊創新的手段毒辣、雷厲風行、敢于大刀闊斧破除藩籬。

          縱觀雍正一朝,短短13年,但政績卓著。如雍正朝是封建反腐制度最完備的時期、雍正開創性地設立軍機處、密奏制度,取消沿襲千年的人頭稅、數百年的土司制度,成為兩千年來皇權最集中的君主。

          后人只知“康乾盛世”,為啥沒提雍正的豐功偉績呢?因為雍正告訴過后人,不要崇拜哥,哥只是個傳說。

          透明内内一级特黄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