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olues"></dd>
        1. <output id="olues"></output>
        2. Saturday, Aug 27th

          You are here: 研究與評論 健康政策 顧昕:專利豁免利好中國疫苗產業

          顧昕:專利豁免利好中國疫苗產業

          E-mail 打印 PDF

          ChangCe Thinktank
          國內相關方面如果以“有條件支持”立場加以應對,不僅能在經濟上立于不敗之地,而且還能收獲額外的政治好

          ?

          顧昕:專利豁免利好中國疫苗產業

          財健道

          文 | 尹莉娜

          編輯 | 楊中旭

          ?

          短短幾日內,疫苗企業在二級市場經歷冰火兩重天。今日早間疫苗股開盤走強,復星醫藥A股一字漲停,港股盤中一度漲超20%,國藥、科興、康希諾、沃森生物、智飛生物均大漲。一方面,歐盟各國領導人就暫緩新冠疫苗知識產權豁免達成一致;另一方面,復星醫藥與BioNtech在中國合資建廠生產疫苗帶來強勢拉漲。

          自5月5日美國政府宣布支持放棄新冠肺炎疫苗的知識產權專利以來,國內外相關討論持續發酵。5月9日,輝瑞CEO在公開信中表示堅決反對,而更早前,美國另一疫苗公司Moderna的CEO卻聲稱,放棄新冠疫苗知識產權不會對其產生任何影響。

          雖然這一舉措尚未塵埃落定,但在全球資本市場,不良情緒迅速引爆,疫苗股6日全線大跌,只是在德國總理默克爾明確反對美國立場之后才收窄跌幅。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復星醫藥、康希諾生物等新冠疫苗相關股票盤中均曾跌逾20%。

          “新醫改”第七套方案執筆人、前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現在浙江大學任教并任浙江大學社會治理研究院首席專家的醫療衛生公共管理學者顧昕認為,一方面,美國這一動作頗有紙上談兵之嫌;另一方面,如若真得實施,實則利好中國疫苗產業。因此,國內相關方面如果以“有條件支持”立場加以應對,不僅能在經濟上立于不敗之地,而且還能收獲額外的政治好處。新冠疫苗的國際政治經濟無疑是一個戰略高地,涉及新冠疫苗的國際戰略,理應成為中國專家、智庫、媒體、企業以及各界人士關注研討的對象。

          ?

          01 專利豁免能解全球疫苗供應不足的燃眉之急嗎?

          ?

          從去年10月開始,印度、南非等58個發展中國家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應豁免新冠疫苗專利,對此美國一開始持冷漠甚至反對立場。隨著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疫苗接種差距逐漸拉大,“專利豁免之爭”也在全球越演越烈。美國政府在“勞動節”之后突然松口,引發全球關注。

          一方面,包括世界貿易組織(WTO)總干事伊維拉、法國總統馬克龍、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多方人士對美國聲明均表示贊成,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甚至贊揚美國此舉展示了美國在全球抗疫中的道德領導力。支持立場的核心觀點認為,出于人道主義,新冠疫苗專利的豁免,能夠幫助貧窮的國家在緊急情況下大幅增加疫苗供應量。顧昕指出,在緊急情況下豁免專利保護,這一條款本身就在WTO制定的國際貿易規則之中,而譚德塞對于既定的規則在全球抗疫的緊急情況下始終得不到啟動,也曾多次表達不解和憤怒。

          另一方面,歐盟、德國以及mRNA疫苗企業輝瑞和BioNtech則提出強烈反對,因為研發企業已經投入幾十甚至上百億美元,專利豁免將使之成為“沉淀成本”,極大打擊了企業創新的積極性,對未來的疫苗研發會有極大的不良影響,有竭澤而漁之虞。

          顧昕認為,這兩個立場均有其合理之處,如果僅在倫理范疇內爭辯并決定站在哪一個立場,并非好的策略,“一百年也無法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判斷是否應當實行專利豁免,還要從實際效果出發來考慮,進行理性分析,即成本收益分析。

          “之所以提出專利豁免,是希望解決全球疫苗供應的燃眉之急,能夠快速實現大幅增長,有效控制疫情。然而,事實上,目前專利保護并不是疫苗供應緊張‘卡脖子’的問題。真正的瓶頸有兩個:一是在于西方國家在疫苗原材料及其成品的出口限制問題,這一點在爭議中已經為國際諸多利益相關方提出;二是在疫苗研發、生產和配置上的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導致中國和俄羅斯的新冠疫苗在國際上受到非理性的、政治化的和意識形態化的打壓,這一點在有關專利豁免的爭議中很少被提及。”顧昕談到。

          據了解,自拜登政府上臺以來,美國就開始動用《國防生產法案》幫助國內的疫苗生產商獲取原材料,提高疫苗的產能。在此影響下,美國的疫苗原材料都被優先用于美國本土生產,從而導致原料出口受到了限制。

          “拜登政府延續了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理念,將疫苗成品優先在國內使用,甚至以鄰為壑,對輝瑞疫苗向加拿大的出口都加以限制。”顧昕表示,“對此,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等的批評一針見血:‘美國生產疫苗100%用于本國’,甚至‘大量囤積疫苗’,這才是制約當前全球疫苗供應的關鍵。”

          同時,顧昕提請人們注意,很多專業人士進行了科普,即無論采用何種技術路徑,新冠疫苗的生產都涉及到許多技術環節,因此專利眾多,并非由一家公司或一個國家所能全部擁有。就美國采用mRNA技術的疫苗公司來說,輝瑞并不擁有關鍵性技術的知識產權,相關專利掌握在其合作伙伴BioNtech手中,而這是一家德國公司;Moderna固然擁有某些技術環節的某些專利,但還需向不少公司購買很多其他專利,而這些公司分布在美國、德國、加拿大等國。

          因此,在顧昕看來,美國政府支持專利豁免的政策聲明,在實施層面上難度不小:“一方面,即使專利豁免立刻實行,短期內也并不能促進其他地區,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疫苗供應量的大幅提升,因為除了印度、南非等少數國家,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并不擁有仿制能力,原料供應也是瓶頸;

          另一方面,涉及疫苗生產的相關專利屬于企業,專利擁有者很多并非美國企業。例如,mRNA疫苗的一項核心技術,脂質體納米顆粒遞送技術(LNP),也是目前在核酸藥物領域應用比較廣泛的遞送技術類型,Moderna、BioNtech和CureVac均采用這一技術類型,但其最大的專利掌握在加拿大公司Arbutus的手里。就在去年新冠疫苗三期臨床試驗期間,Moderna還曾因此深陷與Arbutus的多起知識產權糾紛。

          由此看來,Moderna的CEO并非在說大話,而是陳述了實情。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在研報中分析指出,“雖然疫苗專利豁免對于現有疫苗廠商來說是不利,但并沒有一種機制,可以強制公司管理層將疫苗生產方法分享給其他廠商,這意味著現狀不會改變。”哪怕非專利擁有者能有機會學習專利技術,也非短時之功,因此,指望專利豁免能在短期內提升大多數非專利擁有國的疫苗生產和供應能力,在顧昕看來,近乎望梅止渴。

          ?

          02 假設在全球實行專利豁免將如何影響中國疫苗產業?

          ?

          假設全球真的實施新冠疫苗專利豁免,在短期內對大多數國家疫苗供應的實際影響并不大。不過,對某些國家則不然。顧昕認為,“如果專利豁免變成真的,那么藥品疫苗生產能力強、供應鏈成熟的國家,仿制能力自然也強,將會從專利豁免中短期受益。在發達國家中,法國、瑞士和日本是這樣的國家;在發展中國家中,印度、南非、中國以及俄羅斯無疑是滿足上述條件的國家。”

          據路透社報道,在引爆全球爭議之后,一些美國官員以及公司高管十分擔心,此舉會讓中國“跳過多年的研究”,并且“蠶食美國在生物制藥領域的優勢”。更確切地說,這一所謂“優勢”是指mRNA疫苗技術。

          在5種新冠疫苗技術路線中,盡管在安全性上多少有各種各樣的疑慮,但mRNA疫苗被全球公認為技術水平先進、保護率較高,產能也“上得很快”,而且還能針對病毒變異對產品進行快速的調整。目前,全球僅有2款mRNA疫苗獲批上市,一款由美國輝瑞與德國BioNtech合作研發,另一款的廠商是美國的Moderna。

          由于mRNA技術的前沿性,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此前大部分都沒有相關知識和技術積累,但中國在這方面呈快速追趕態勢。

          一方面,德國BioNtech投入mRNA新冠疫苗的研發,與復星醫藥在去年年初的早期注資直接相關。通過這一投資,復星醫藥則在去年新冠疫情全球大爆發之初獲得了BioNtech疫苗大中華地區的獨家銷售權;隨后,輝瑞才以實際投資并承擔在美國進行三期臨床試驗的代價獲得了除大中華地區之外的銷售權。因此,在中國大陸、臺灣、香港、澳門,BioNtech研發的疫苗,商品名為“復必泰”;而在大中華地區之外,則稱為所謂的“輝瑞疫苗”。

          與此同時,復星醫藥一直在同BioNtech談判在中國設廠生產這一疫苗的安排。5月9日日晚間,復星醫藥集團發布公告稱,其控股子公司復星醫藥產業擬與BioNTech投資在中國設立合資公司,約定建立年產能達 10 億劑的生產設施,以實現mRNA新冠疫苗產品在大中華地區的本地化生產及商業化。

          「財健道」了解到,這項合作從去年已經開始醞釀,此次合資子公司的成立,加之其疫苗在國內的附條件上市也在推進之中,意味著復星醫藥距離在中國本土生產mRNA疫苗已為時不遠。

          另一方面,沃森生物、斯微生物、艾博生物、西藏藥業等公司對mRNA疫苗的研發及生產等均有布局。一位國內醫藥投資人表示,“有原料、有產能,一旦專利放開,中國確實可以仿制(mRNA疫苗)。”

          基于對上述前提的分析,顧昕提出,對于中國的智庫、媒體以及相當一部分疫苗企業來說,最適宜的策略是站出來,宣稱“有條件支持”美國拜登政府所稱的專利豁免政策。條件是,在多邊主義框架中,全球疫苗企業協同落實。

          “‘有條件支持’的立場,可使絕大多數中國疫苗企業在經濟上立于不敗之地。”對此,顧昕分三點進行了詳細分析:

          首先,對于采取滅活路徑的疫苗即國藥疫苗和科興疫苗來說,即便專利公開且專利保護豁免,暫且不論豁免的細節如何,很多擁有病毒培養安全保護能力的發達國家如美國、日本、歐洲國家以及韓國等,出于技術和國家歧視的考量,并不會仿制這兩個“中國疫苗”,而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并不具備相應的生物安全保護能力,即高等級生物實驗室。因此,無論專利豁免與否,滅活疫苗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和占有率不會受到多大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在拜登政府聲明出來后,這兩款疫苗的生產公司在中國資本市場上下跌幅度有限,甚至遠未達到跌停的程度。這在一定程度上佐證了顧昕的上述分析。

          其次,對于采用既非滅活也非mRNA路徑的中國疫苗企業來說,其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自身產品的性能及其在市場的認可度,其中的關鍵在于發布相關數據,越多越詳細越好。如果專利豁免對于國內外所有疫苗企業構成同等外部條件,那么對于此類中國疫苗企業的市場競爭力來說,并不構成結構性的影響因素。

          第三,對于在mRNA路徑已經有所進展的中國公司來說,即便專利豁免不實施,目前也難以在短期內快速提升市場競爭力,這其中的要害在于即便擁有一部分自主知識產權,其疫苗在中國無法完成三期試驗,在國外也難以找到合適的三期試驗地點了,因為時過境遷,那些潛在的試驗國完全可以在既有已經上市的疫苗中進行選擇,以渡過抗疫難關,并不一定有意愿讓自己的群眾去當新mRNA疫苗的“小白鼠”。

          既然如此,專利豁免即便實施,對于這類企業的市場前景也不會有多大影響,反而可使這類企業快速掌握一些自己原本不擁有的核心技術,并在此基礎上衍生出新的專利,以利未來再戰。

          顧昕表示,對于拜登之詞,中國相關各方持“有條件支持”的立場,在經濟上沒有什么不利之處。但是,持這種立場,在政治上卻大有好處。“此前,中美雙方在許多問題上產生對立,如果在這件事上對美國政府予以一定的支持,可以彰顯中國的國際形象,即人類健康共同體的真正守護者,疫苗非政治化的踐行者,全球抗疫專業化公平化的推動者。同時,中國堅持的條件,是以多邊主義合作為前提,也與中國一貫的國際戰略保持一致,同時與單邊主義的國際戰略形成鮮明的對照。”

          在多邊主義全球有條件豁免專利保護的執行框架尚未形成之前,從去年開始,國藥、科興等已經陸續在阿聯酋、巴西、阿根廷、馬來西亞等地區,有條件進行了技術授權轉讓,以幫助當地大規模生產新冠疫苗。這實質上就是一種局部性豁免專利保護的行動,但并未大范圍對外宣傳。

          顧昕指出,“中國做得多,但說的少,這不是優點。在全球抗疫中,國際道德領導力和道德話語權是一個戰略高地,中國焉能不予以戰略性關注?”

          ?

          (作者為《財經》研究員)

          透明内内一级特黄A片